社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宜春门户站 >> 宜春 >> 宜春文化 >> 正文

张勋庄园——故里旧梦殇百年

来源:本站原创
2009/11/16 10:05:56



张勋(1854~1923年),字少轩,号松寿,宜春市奉新县赤田镇赤田村人。作为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个无法回避的人物,他曾经于1917年导演了为期12天的清帝宣统复辟的“闹剧”而扬“名”天下,广为世人所知。

  张勋庄园,是张勋发迹后在家乡建造的一座私人宅第,位于奉新县城东13公里的赤田镇赤田村。庄园坐落在村庄的中部,占地面积达2万多平方米,始建于清光绪二十二年(公元1896),民国八年(公元1918)竣工,糜费数十万银洋乃成。庄园内原有昆一公家庙、光禄大夫第、资政第、观音阁、谦六家塾、当铺、膳房等,以上建筑呈一字型排列,坐北朝南,另有张氏宗祠、大围墙等建筑分布在村内外。现资政第及观音阁已毁,其他建筑亦损毁严重。

  1984年,张勋庄园被奉新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听不到往昔车马辚辚的喧嚣,看不见昨日衣锦还乡的荣耀,惟有偶尔数声犬吠,裹挟着乡野稻菽的幽香,真真切切提醒来者,这仍是一处尚未停止呼吸的庄园。

  我们毕竟迟来一步!呼奴唤婢的指使,浣衣舂米的匆忙,宅第的极尽机巧,官厅的画栋雕梁,连同族中子弟早晚琅琅的书声,俱已恍隔云泥。几蓬苎麻胡乱滋长,庭院深深仍锁不住这野性的生命;半堵颓墙东倒西歪,岁月悠悠亦卷不走那朽蚀的断章。残砖碎瓦飘零,满目疮痍难忘。门楼威仪如旧,斯人却已远扬。这萧瑟的故园呵,听凭风推晚清的窗棂,雨打民国的芭蕉,只顾沉沉睡去。

  果真是一个做足百年的旧梦。梦里,秋虫浅吟轻唱,不知冬之将至祸已不远;梦里,依稀有纤瘦的身影穿透烛光,目送淡蓝的雾霭从墙头漫过;梦里,战火纷飞河山变色,家国几度幻灭沧桑。

  梦里的那些雾霭呵,你究竟飘向哪里?是否载有这庄园的魂灵飘到那万劫不复的地方?抹也抹不去这灰色的记忆,道也道不明那乱世的忧伤。别指望时间会还你本来面目,历史的尘垢日积月累,早已坚似盔甲,冷若冰霜。

  晚景凄凉,张勋庄园亟待有关部门整修维护

  张勋,一个今人已逐渐淡忘的名字,因其“开倒车”的行为,在中国近现代史上饱受争议。众所周知,他生前除统率“辫子军”外,曾在北京、天津、徐州等地广置私产,至今仍有大量的张氏会馆、张勋旧居遗存下来。然而,其在家乡奉新赤田建造的一处私家庄园,却不为世人所关注。当初它是如何建造的?规模有多大?随着年深月久,它的近况如何?外界一概不得而知。

  9月12日上午,记者一行驱车来到奉新县赤田镇赤田村,欲一睹张勋庄园的神秘面容。

  沿一条弯弯曲曲的村间小巷踅入,在村民张阳允的指引下,行不多时,眼前突然横亘出一座高大的牌坊式建筑,原来张勋庄园已经到了。

  众人最先见到的是庄园内的核心建筑———光禄大夫第,亦称“老官厅”。据当地与张勋同族的张姓村民介绍,光禄大夫第是张勋庄园的主要楼宅,也是张勋家人日常活动的场所,1918年由其堂弟张芝珊负责建造完工。只见整座宅第为砖木祠式结构,面阔22.4米,进深47米,门前开八字形摆。门楼屋檐下高耸着两根花岗石柱,其上阴刻颜体对联“北门当锁钥,南岳会风云”。对联上字迹的凹槽内残存白灰粉刷的痕迹,据说是破四旧时为使石柱免遭劫难,村民迫不得以用石灰水加以掩饰,而门楼之上原本镶嵌的“光禄大夫”金字匾额及“两江总督”匾却没有这般幸运,它们连同左右两侧矗立的一对石狮俱已不知去向。

  光禄大夫第的门口随意停放了一辆摩托车,周围则杂乱地长着茂盛的南瓜藤和野苎麻,两侧利用围墙“因地制宜”搭建了一些小菜园,显然已为老表挪作他用了。当村民费力地推开两扇大门,庭院内扑面而来的荒芜景象令众人唏嘘不已。

  在来之前,任谁也想不到,深藏在众多民居之间的张勋庄园竟已破败到如此地步,支离倾圮的现场不由得令人为之扼腕。正所谓“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打开紧锁的宅门,一部中国近代史的缩影似乎映入了众人的眼帘。1986版的《聊斋》系列之《莲香》为了拍出效果,江西籍导演张刚特地选中张勋庄园作为拍摄地,足见庄园因久不住人,虽具官宦之质却不乏森然鬼气。拨开荆条,小心跨过倒塌的房梁和碎瓦,行走在一百年前的宅第中,杂草、断墙、残椽尽显破落萧条;一棵小小的苦楝树居然在窗户内生根发桠,那是一组仿罗马拱券的西式窗棂,带有浓烈的晚清风格。大家极力寻找着剧组成员当年留下的气息,可惜物是人非,历史的面目在此已然一片模糊。

  沿光禄大夫第旁门走出,即进入膳房。这是庄园中张勋家人用膳的场所,为砖木平房结构,面宽11米,进深31米,前厅是膳堂,后厅为住房。膳房的损毁程度尽管相较光禄大夫第更轻,但也是一地狼籍,室内枯枝败叶堆满整屋,只有大门前额镶嵌的“云蒸霞蔚”四字青石匾,仍依稀可见当时张氏一族人丁兴旺的热闹景象。

  离开膳房,顺着布满爬山虎的围墙一直往东走50米,即来到昆一公祠。昆一公祠是以张勋祖父张大吉(昆一)命名的家庙,位于村东首,原是张氏祀奉祖先的场所。该庙为砖木结构,一幢三进,面宽10米,进深42.8米,大门前开八字形摆,正中本来悬挂“昆一公家庙”的金字匾牌,如今已毁。祠内板壁之间均采用生漆贴布粉饰的方式,绘有神话传说、花卉禽兽、几何图案等,而天花板上则浮雕出各种精致的图案,尤其是正门屋檐顶棚的一方五蝠(福)临门图,由五只蝙蝠围绕太极八卦图翩翩起舞的样子栩栩如生,制作工艺十分精巧传神。据张阳允介绍,该庙之所以保存至今仍完整如初,是因为早年间政府曾征用作粮管所仓库的缘故,由于每年上面会下拨仓库维修费用,所以家庙受到了较好的待遇。仓库弃用之后,村民便将此改作操办红白喜事宴席的场所,老宅重新得到人气的滋润,居然减缓了自然朽蚀的速度。

  据奉新有关方面资料记载,张勋庄园占地面积达2万多平方米,布局有昆一公家庙、光禄大夫第、资政第、观音阁、谦六家塾、当铺、膳房等建筑,始建于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民国七年(1918)竣工,建成前后共花费数十万银洋。然而,由于荒芜日久,大型建筑坍塌者十有八九,惟昆一公祠相对保护完整,算是硕果仅存的了,其他宅院则在风雨飘摇中听天由命。张勋庄园1984年就已被奉新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有关部门如再不加紧整修维护,庶几有渐次倒塌之虞。

气派的骑楼

光禄大夫第破败的大门

孤独的鼓形石礅

  张勋其人,中国近代史上五味杂陈的记忆

  曾经无限接近国家的最高权力中心,却最终为历史所抛弃。这就是张勋,一名唤作“辫子大帅”的奉新人,给中国近代史留下的一段五味杂陈且无法抹去的灰色记忆。

  张勋8岁丧母,12岁丧父,15岁入乡宦许振祁家做牧童,后转为书僮。白天在庄园放牛,晚间陪许家少爷读书、写字、习武。光绪五年(1879),许家修书一封,荐张勋进湖南湘军潘鼎新部从军。光绪十年(1884)张勋随部入广西参加中法战争,次年在镇南关大战中战功卓著,越级提拔。后官升参将,管带广武右军各营,驻扎广西边防。光绪二十年(1894),中日甲午战争爆发,随四川提督宋庆调驻奉天。后随袁世凯到山东省镇压义和团,升总兵。随即调北京,宿卫端门,多次担任慈禧太后、光绪帝的扈从。宣统三年(1911)擢江南提督。

  武昌起义后,张勋奉令镇守南京,戒备第九镇新军。不久,江浙联军围攻南京,他兵败退徐州,仍被清政府授为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南洋大臣。袁世凯任大总统后,所部改称武卫前军,驻兖州,后移驻徐州,表示仍效忠清室,禁其部卒剪去发辫,人称“辫帅”。

  1917年5月,因是否解散国会问题,民国大总统黎元洪和国务总理段祺瑞争持不下。黎下令解除段的职务。段到天津后,即策动北洋各省督军宣布独立,不承认北京政府。黎元洪被迫召张勋入京调解。张勋便以调解黎、段冲突为名,带领三千军队于6月14日入京。经过一番秘密策划,于6月30日晚入清宫,召开“御前会议”,决定发动复辟,恢复清帝国。深夜,张勋派兵占据火车站、邮电局等要地。同时派人劝黎元洪“奉还大政”。7月1日凌晨,张勋穿上清代的朝服朝冠,率领康有为等群党,拥十二岁的溥仪登极。当天发布八道上谕,把民国六年改为宣统九年,易五色旗为龙旗,恢复清末官制,封官授爵。张勋自为议政大臣、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掌握军政大权。复辟消息传出后,全国舆论一致声讨。握有军事实力的段祺瑞借助全国反对复辟的声势和日本政府的财政支援,于7月3日在天津附近的马厂组成“讨逆军”,誓师讨伐张勋。“讨逆军”很快攻入北京,“辫子军”一触即溃。7月12日,张勋逃入荷兰使馆,溥仪再次宣布退位。此后,张勋深居简出做起了寓公。1923年9月12日,张勋在天津病故,终年七十岁。

  纵观张勋一生,其头脑简单,鲁莽急躁,治军无方,辫子军军纪败坏,祸国殃民;但为人却忠诚慷慨,憨厚重义,颇能知恩图报,殊无当时军阀的阴险狡诈心机。据赤田村老一辈的人回忆,张勋当年为家乡父老做了不少好事,诸如修桥铺路、恤寡怜贫,颇多义举。据说民国时期北京的江西会馆、南昌会馆都是张勋建的,而奉新的会馆居然一口气建了五个。在京求学的赣籍穷学生,只要求到张大帅名下,没有不资助的。这其中就包括举世闻名的方志敏、江西省第一任省长邵式平、张国焘、许德珩等人。

  1917年7月21日,孙中山在致广西督军陆荣廷的一份电报中称:“张勋强求复逆,亦属愚忠,叛国之罪当诛,恋主之情可悯。文对于真复辟者,虽以为敌,未尝不敬也。”中山先生的评论,正是把张勋的政治态度和他的人格区分开来,分别对待。

  张勋故后,修建在老家的庄园便一直处于荒废之中。据当地村民讲,张勋庄园自建成后,张勋本人并未居住过,倒是其发妻曹氏时有返乡,之后便不见人前来打理了。百余载岁月弹指一挥,曾经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最终都化作一杯黄土,惟有故里的庄园默默守在乡村一隅,见证着家国的几度变幻,见证着人事的沧海桑田,在风风雨雨中一步一步走向老迈破败的今天。

郑重声明:此信息来源于网络,本站对此信息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所转载文章的作者或单位不同意转载,请与本站联系!
姓名昵称: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宜春门户站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