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宜春门户站 >> 宜春 >> 山城杂谈 >> 正文

新婚那天晚上夜上 我和旧情人的爱恨缠绵

来源:本站原创
2010/2/27 14:56:03



 

   明天,我将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由一见钟情到三生缘定,当中需要多少时间?憨厚老实的子书答非所问:“很久很久以后,我会告诉你这个答案。”接着,是一个温暖无比的深情拥抱。我确信,爱我的人比我爱的人更适合结婚。舒曼不以为然:“我爱你,结果也只能是陪伴你的左右。”

   看到了她眼神里潜藏的无尽悲伤,只是我无法勉强自己去接受同性之爱。舒曼是小有名气的舞蹈家,魅力之迷人不在话下。我所在的公司是舒曼的赞助商之一,于是我们常有接触的机会。能够赢得同性、特别是优秀同性的欣赏,可以说是极大的赞美。可惜,我们之间的关系仅限于好友而已。

   断绝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安静地呆坐着。梳妆镜前,是脸色苍白的我。咋一看去,像极了中世纪、古城堡里的吸血女鬼——眼窝深陷、颧骨凸起。这一切又有什么所谓呢?化妆师有着变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自然会把一个完美无瑕的子慕呈现于亲朋好友的面前。我需要做的,只有微笑与点头。

   舒曼自告奋勇,主动提出希望担当“伴娘”的重要角色。今生今世,这是我唯一一次可以成为全场瞩目的机会。可大伙都看伴娘去了,那怎么可以呢?舒曼听到这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缘故后,笑得前俯后仰:“小心眼儿。”我眨着眼、嘟着嘴说:“可以退而求其次,加入我的姐妹团吧。”

   伴娘最终花落旁家,舒曼不忍责怪。在新婚前夜,她陪伴我等待黎明的到来。这有何不可?刚才蹑手蹑脚的走去客房“偷窥”,她睡得正香呢!经过小酒吧,顺手倒了满杯的XO。一醉方休、谈何容易?有着诱人光泽的液体,在晶莹的酒杯里摇来晃去。倘若它是毒药,我也会毫不犹豫喝下去。

   整晚心绪不宁,感觉隐约不安。幸福近在咫尺,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有!为什么在教堂上说“我愿意”的时候,对面站着人的不是子书呢?他,是我唯一爱过的男子。为了事业有更好的发展,他毅然地转身离开。他的背影,既熟悉又陌生地逐渐远去。我,将自己的心埋葬于地狱第十九层。

   忍不住打开手机,会有期待的他出现吗?想知道,又怕知道。6条信息,全是子书发来的。未接电话,有4个是子书打来的。顿时,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在那一刻,因别人的重视而感觉自己的重要。正犹豫着该不该回复,电话终于打了进来:“子慕,我在你家楼下。我要见你,很想很想。”

    慌乱之间,盖上了电话。思想极力挣扎着,感情的天平左右摆动不定。有人轻敲房门,除了舒曼不会有谁。她没有说话,就呆呆站着。我打破了死寂一般的气氛:“子书在楼下。”“我知道了。”“我想下去。”“不可以!”“当是老朋友的见面。”“你会崩溃的,你等他足足三年!”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像小孩子得不到心爱玩具一般,我绝望地竭斯底里。舒曼走到我的身边,原来她的怀抱有着一样的温暖。泪眼朦胧中,我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到梧桐树下的子书。清冷的街灯,拉长了思念的孤单。如若他明白我当初的痛彻心扉,今时今日的所为完全是在咎由自取。

   新婚前夜,我结束了与旧情人的爱恨缠绵。等到天亮时分,我将开始崭新的人生旅程。

   再见了,舒曼。再见了,子书。我要完全投入到子书的怀抱,他才是我一辈子的丈夫。

郑重声明:此信息来源于网络,本站对此信息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所转载文章的作者或单位不同意转载,请与本站联系!
姓名昵称: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宜春门户站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