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宜春门户站 >> 宜春 >> 山城杂谈 >> 正文

明月山猎奇之一 (网友:潇洒人生)

来源:不详
2009/9/27 13:02:38




  明 月 山 猎 奇             

  今年“五.一”,原本有很多多驴行欲望,当然最想的是到外地去驴行,节前半个月内,只要看到有外出驴行的贴,定会进去看看,但只能是口水直流三千尺,因为有诸多因素制约了时间,没办法,最后才制定了“五.一”的个人自游方案,发贴征招同伴,无赖分三个时间段出行,加上我自已又不想太多人同行,还真的很难找到同伴,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明月山为出游地,明月山是一座让我魂牵梦绕的山,怎么才能让我百看不厌,让她在我心中一直保持着那份神秘,那份挚爱,只有去找寻“明月山通”,请他们带路,猎奇明月山。心已定,意已决,不管是晴是雨,是冷是热,行动计划毫不动摇

  几天来先后找到了两位"明月山通",一位是老D,一位是老D,在他俩的带路下,我看到很多以前没看到的风景,走了很多以前没走过路线,感受到很多以前没感受到的感受,我将几天的日记作贴,作为纪念我今年度过这个非常有意义“五。一”,同时,希望与大家共同分享我在明月山经历的痛苦与快乐。

  先看看我这几天在明月山猎奇行动中,我拍到的几张我认为有代表性的图片,再慢慢欣赏我每天的日记吧,看贴要回贴哟,

  1、千年灵芝:

  

  2、傲骨凌云:

  

  3、娃娃鱼:

  

  4、石流窜壁:

  

  5:瑞庆石:

  

  6:厚仆花(音)

  

  第一天:冒雨猎奇千年灵芝,晚上入住沈家大院

     第一天相约了第一位“明月山通”老Z,两人从不同方位上山,到第二天再同行,没办法,特邀好友阿里两人同行,去看看位于金牌山后面的灵芝山上的千年灵芝。

  清早起床,窗外下着大雨,心中多了份暗喜,带着的相机可饱色福了,打电话催好友阿里,可阿里还没通过老婆的批准呢,是呀,大雨动摇了多少人推迟出行呀,我只好上门要人,好友夫人碍着面子,才放人。

  雨还是下个不停,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上午十一点多,才来到灵芝峰下的村庄,小村叫潭家坊,入村后,忙着找守灵芝的老人,老人姓郑,六十来岁,看外貌真看,看不出老人的真实年龄,也许是沾了千年灵芝的灵气吧,显得特别年轻,老人看着我们全身湿漉漉,还背着“高级”相机,自然是贵客相待,忙叫来村中的一年轻人,带我们上山。

  我在老人家换上高筒雨靴,冒着大雨,顺着小村后山的小路,走了约四五十分钟,就到了灵芝树下,只见树上长着两棵灵芝,被约六七米高的铁围栏围着,年轻的村民赶忙按老人所说的,在守护灵芝的小木屋中找打开围栏的锁匙,最终还是没找着,只好在围栏外拍了几张灵芝的图片。

  我以前从没见过灵芝,只见那灵芝黑呼呼的,外形就象是一个巨大的马蜂窝,外表一波一波的,上小下大,最大的那棵,高与宽都约有半米多长。灵芝底部有一块白色的斑块,还有一球状的东西,雨粒沿着灵芝的弧形外檐流下,在阴森的树林中显出精亮的拆射光,真是大饱眼福。

  千年灵芝

  看完灵芝,返程时,雨终于停了,整个山冲显得格外的清透,云雾不知何时,从竹稍上冒出来,一会儿,聚集在一起,象一条白龙,游走在半山腰上,围着半山腰上小村庄转了几圈,又无影无踪地消失在竹稍之间。

  山雾漫山村(坪岭村)

  

  看呆了,拍足了,下山找农家吃饭,吃完饭已是下午三点半,选择好友没走的上山路线,从峰子江上半升米冲,好友吃饱了饭,爬山时走得肚子痛,全只好慢慢走,晚七点才赶到沈家大院二部,还未进屋,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长者,精神十足地坐在门口品茶聊天,我需从未见过面,但我知道此人便就是“明月山通”的老Z了,便直呼其名,自我介绍一翻后,如同神交已久的老友,等我安顿下来后,就向他提了很多有关明月山的那些我早想知道却无从了解的趣闻与景点。他一一作答,真是志趣相投,深聊半夜直致昏然入睡。

  山水瀑涨,小心过河

  

  第二天:防火带上历尽艰辛,饱揽云海初涉挂网山

      曝走十八排的防火带,是藏在我心里很久的愿望,前晚与“明月山通”老Z商量,加上宝宝、雨水、花郎及老Z带来的两位同事共八人,一拍即合去走防火带。

  当日早晨五点整出发,登上石笋峰顶看日出,山顶已有很多人守候多时,为看日出,为拍日出。此时,巧遇色友“十八排”,无心闲聊,此是题外话,拍了几张日出片,我赶紧跟上队伍,走上了谁也无法预知前方是那里的防火带。

  

  没走多久,老Z带我们去看了一个叫“桃花洞”的景点,那桃花洞可谓名副其实,洞口长着一棵桃树,洞体虽小,但看洞中的遗迹,明显是有人在此埋灶弄饭入宿过,拍照留念,返回防火带,吃完早餐,以是七点,时候不早,抓紧赶路。

  防火带前半段,是与对面万龙山、武公山平行的山脉,隔着透彻山谷相望,万龙山、武公山清晰可见,走在并没有路且上上下下、奇曲不平的防火带上,回首观看十八排,奇松异石,相衔在悬崖绝壁上,近处又有盛开的映山红,真是一幅天然国画,让我们只有赞叹的份。

  没有注意走了多少小时,防火带开始由南北走向,转成了东西走向,防水带的山势与万龙山、武公山成垂直状,开始迎着太阳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日出方向的云海的云头开始飘进了防火带与万龙山、武公山相隔的峡谷中,由散状迅速变成了厚实平缓的云海,上了几十次明月山,这还是头次看到如些美妙的景色,真他妈的美得冒泡,举起相机拍个不停,还不过隐,又拿来好友阿里的相机,身背两个相机,一个广角,一个定焦,手忙脚乱地狂拍不止,最后,头上戴的防晒草帽也不知在何时不见了,自带的两瓶水也喝得不多,汗水浸透衣服,干涩的面包难已下咽,感觉到体力有点透支,看看时间已是走了足足六个小时,大伙也一个个筋疲力尽,又谁也不愿多喝只乘下的几口水。

  

  防火带还在无尽头似向前延伸,大伙也都无心再走下去,因为再从山岗上走下去,没有水,肯定支撑不下去的,有人听到了哗哗的河水声,找水成了共同愿望。此时,“领队”老Z发现了一条通往谷底河水的小路,无心拍片,招呼着大家先坐下休息,五十多岁的老Z默默走下了谷底打水探路去了,只教我等后生们,对他感激之情,仰昂之情,还有自愧之情有如涛涛江水,待我放下背包,也拿着空水瓶与其他两年轻人跟了过去,没走两分钟路程,就找到水源,痛饮一翻后又洗脸擦身,才回去通知后面的人,赶快过来喝水。

  老Z回来了,与大家商议,这条路有可能是翻过挂网山山顶,通往半升米的回程路,要么走这条试试,不用试了,大家一致通过,就是错了也相信“领队”的判断。跟着老A顺着小路往前赶,走了近三个小时,走到了一个叫“桃花心”的地方,老Z终于松了口气,休息一会儿,再用不到十分钟就走到了从磨子石往半升米冲的路,回到山庄,吃完饭中饭,已是下午四点,倒床休息,一天又这样过去了。

  第三天:轻松取道下平岭,一路美景不尽收

      起床,吃早餐,算帐走人。

  一行八人一大早兵分两路下山,我与老Z及他的两个朋友,选择了我从未走过的下山路,也就是经过沈家大院,再经平岭的下山路,这也是老Z特别向我推荐的一条线路,也正符合我猎奇明月山的目的,要尽量走没有走过的路,看没看过的风景。

  一过走来,看到很多外地驴友,经过沈家大院、万龙山,穿越武公山,特别是看到至少有三个自助游的家庭,两个大人带着都没超过十二岁的小孩行走,其中有一个小姑娘,才七岁也跟父母穿越徒步,真让人感动,更让人担心,还看到几个脚扭伤的人,下山时,只好坐在地上滑行,更是让人佩服和心痛。难道这些人仅仅是为了到这里来看风景吗,不,肯定不尽是,因为有些人连石笋都没时间去看,是的,那都是为了一种心情,一种想回归自然,自我挑战的心情,是一种想历练自己,证明自己,放松自已的心情,经过了这次经历,我相信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会让他们在今后的人生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回忆,不管是痛苦的还是甜蜜的。

  经过沈家大院,在通往法云界的叉道上,分路下行,果不其然,这条下山路,地势平缓,一路奇松怪石,古树参天,遮天避日,麻石古道上铺盖着一层厚厚的松针和枯叶,行走上面,松软护脚,并发出吱吱沙沙的响声,象是奏鸣着一首永不休止的交响乐,一不小心,皮股坐地,发出惊叫声,正是那合拍的鼓点。

  我一路走来,一路拍,透过树稍回望万龙山与金牌山,高耸云端,支撑着无穷的天空。经过二个多小时,终于下到了平岭,也就是在第一天,我从灵芝山上隔谷遥看到的小山村,这里住着七八户人家,潭姓,小村的住房大都是土墙,从村里洋红色的土墙壁和老人可预知,这个村庄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迁移到山下更宽阔的地方去。

  顺着通上平岭泥土小公路,走到下山村,就有一条水泥公路直通老山。在村口的大树下等到来接的车子回家,轻松地结束了一天的驴行。

  从半升米冲下平岭一路风光片:

  1

  

  2

  

  3

  

  4

  

  

编辑:万斌

郑重声明:此信息来源于网络,本站对此信息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所转载文章的作者或单位不同意转载,请与本站联系!
姓名昵称: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宜春门户站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