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门户站
您现在的位置: 宜春门户站 >> 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与法 >> 正文

姐夫和小姨子做ai  姐夫和小姨子乱 姐夫和小姨子玩 姐夫和小姨子办那事

来源:本站原创
2010/3/23 10:31:37



性感小姨子调戏了姐夫(转)
我长着一个不规范的脑袋,不圆也不方,前凹后凸,虽然思维不受影响,但理发特麻烦。碰上个没经验的师傅,发型就被整得惨不忍睹。搬家以后,一次说到不知要找谁理发,大大咧咧的小姨子走过来,拨了拨我的头发,说以后我帮你剪。“你行吗?”
  “小菜一碟。”

  我的这个小姨子,活泼开朗,个子长得比她姐还高,26岁待字闺中,她很自信,死死不肯降低择偶条件。平日里喜欢鼓捣这、鼓捣那,弄手机电脑,自个染发美容,自个煲汤做菜。有一次家里的洗衣机坏了,她拆开五脏六腑,摊了半个阳台,最后竟然修好了。

  第一次帮我剪发的时候,老婆不在家。她哼着周杰伦的“双节棍”,扭着屁股,左一下、右一下,把我搞得很不自在。特别是修剪前面的头发时,她那浑圆的手臂和高耸的乳峰就在我眼前晃动,我的手在披风下面攥成一团,手心已微微出汗。但她并没有觉察,继续晃动手中的梳子与剪刀,等到她整个人移到我膝上,半撑着马步端详我头发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她搂在我的胸前。

  楞住是一瞬间的事情,接下去没什么可说的,她的那条牛仔短裙被我捋至腰间,两人的激情很快迸发。

  事后我很慌乱,她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穿好衣服时,还搂着我的脖子问了一句:“是不是姐夫对小姨子都不怀好意?”

  “不,不是吧,是你太有诱惑力了。”

  她嗔了我一眼,“我要告诉姐,你欺侮我。”

  “别开玩笑。”我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因为我知道她不会这样做。

  话虽这么说,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心里极度不安,毕竟自己做了出格的事,也担心小姨子向她姐告状,更怕的小姨子心里恨我,从此不来我家。男人的不可救药的本性,还在引发我回味那刺激的一幕。这真如古书上说的: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一方面我在检讨自己,掩饰自己,另一方面又向往着继续偷,还因为可能再偷不着而躁动不安。

  幸好小姨子还继续来,妻子也没察觉。我夸小姨子剪发水平高,她说这有什么,你要剪就打我电话。妻子插嘴道,你要给妹妹工钱喔。

  小姨子第二次为我剪发的时候,穿得更暴露、更性感,她故意在我面前扭动,大跳膝上舞。我的手游移于她的胸脯和大腿,听任香艳的肉欲刺激我的每一条神经。忽然我感到一种坚锐冰凉触及我的下体,睁开眼睛,我惊愕地看到,小姨子手中的剪刀抵着我的命根子。“姐夫,咱把话说明白,以后你再敢动我,我就剪了你。”

  “这……”我一时反应不过,脸部的肌肉僵硬了,“我们不是很好吗?”

  “你是很好,我不好,我还要用下半身思考下半生。我毁了你,等于毁了我姐。知道吗,我是在我姐的背上长大的。在我饿的时候,她比我更饿,但她总是把可怜巴巴的半个馒头让给我。

  “我知道你很爱我姐,也爱我,第一次算是对你的报答,但继续下去,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姐夫,你是明白人,我们到此为止。

  “还有,你这臭男人,是经不起诱惑的。以后,不准你上K厅、发廊、按摩场所,如果再做对不起我姐的事,我跟你没完。”

  事已如此,还有什么可说的?“行,行行,听你的,你把剪刀拿开行不行?”

  “看你吓的,我下得了手吗?”小姨子站了起来,扔掉手中的剪刀,慢条斯理地帮我把衣服整好,临了还深深地吻了我一下。“别生我的气,别做坏事,好好爱我姐。她小时候比我苦,她没心没肺的,到哪都受人家欺负,嫁你这样的老公,我不放心呐。”

  我机械地伸出手,轻轻拍着小姨子丰腴的后背,尴尬地说了几句自己也听不懂的话:“我怎么娶的不是你?我今天才认识你。你姐很好,老实、贤惠、勤俭……我天打五雷轰。你是我这一生最忘不了的女人。我爱你。我、我不会对不起你姐和你……”

责任编辑:287063400
更多
姓名昵称: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宜春门户站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