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门户站
您现在的位置: 宜春门户站 >> 新闻 >> 军事资讯 >> 军事历史 >> 正文

东北抗日义勇军踏遍白山黑水:国难当头 抗击强敌

来源:不详
2010/3/20 12:08:02



日伪军残杀东北义勇军战士 日伪军残杀东北义勇军战士

    “东北抗日义勇军,是为保卫民族独立而战的民众抗日武装,它有力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气焰,大量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

    --《中国抗日战争史》

    辽西义勇军痛歼古贺骑兵团

    从锦州出发,经百余公里的山路颠簸,赶到了昔日锦西县城--钢屯镇。73年前的一个冬日,这里展开了一场东北义勇军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

    立一块石碑纪念东北义勇军的战绩

    整洁的小镇上,不时传来叫卖声,街路上,孩子们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雨中的小镇看上去肃静而悠闲。

    在钢屯镇镇政府一位王姓秘书的带领下,我们找到了当年那场震惊于世的“痛歼日本侵略者古贺联队”战斗的原地。当时,这里被称为“西甸园子”,位于该镇的西南,是东北义勇军痛歼侵略者的主战场,古贺中佐毙命于此。钢屯镇人民在此地还立了一块石碑---“歼灭古贺战场遗址”,以纪念东北义勇军的战绩。

    “一代一代传颂东北义勇军的事迹,现在钢屯镇人都知道这场战斗,这里已经成为钢屯镇人民的骄傲,更是锦西人民的骄傲。”王秘书说。

    望着眼前这座纪念碑,时光仿佛又回到73年前,那场战斗中,东北义勇军挥枪痛击侵略者的呐喊声,再次在耳边响起……

    当场击毙日寇古贺

    1931年,日本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年底,侵华日军开始向辽西进犯。1932年1月6日,日寇侵占了当时的锦西县城---今钢屯镇。锦西民众听说日寇古贺(中佐)联队占领了当时的锦西县城,义愤填膺。1月8日,当时的西五会民团首领召集刘纯启、刘春山、张恩远等人集会,推举刘纯启为抗日带头人,组成东北抗日义勇军,选择有利地形进行伏击,准备歼灭古贺联队。

    古贺听说县城西部有抗日武装,十分狂傲的他决心对城西一带村庄进行“扫荡”。

    1932年1月9日,古贺率骑兵团向锦西县城西部进发,意围剿义勇军。上午10时半,古贺率队到达上坡子村时,突然遭到早已埋伏好的义勇军和抗日群众的攻击。正当古贺联队被打得惊魂不定时,又忽闻锦西县城遭到袭击。古贺急忙率队往县城西撤,到达西甸园子处,再次遭到刘纯启部下刘国臣等人的伏击,古贺被当场击毙。

    这次战斗,义勇军共歼敌50余名、伤30余名,其中死伤少尉以上军官7名。被关东军称为不可战胜的古贺联队被义勇军击败,是日本侵略者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他们惊呼:“这实在是满洲事变以来最大的悲剧事件。”当年出版的新闻杂志记载:夫锦西之战,闻之皆血泪也。日军说起这次遭遇战时,不禁谈虎色变,发出“锦西冬季之风暴,闻之皆血泪也”的哀叹。

    渤海大学退休教授穆景元认为,锦西义勇军和当地人民靠自己的力量,敢于用劣势武器与骄横残暴、武器精良的侵华日军搏斗,这场战斗点燃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熊熊烈火,为以后的东北抗日义勇军、东北抗日联军以及1937年的全民抗战开辟了道路。

    时光流转了几万个日日夜夜,可是人们没有忘记东北义勇军,至今在钢屯镇民间还流传着这样的歌颂东北义勇军的民谣:“天狗咬、蜂子蜇、座山旅打的恶、杨麻子不用说……”

    黄显声首倡创建义勇军

    1931年沈阳沦陷后,黄显声率领的警察及公安武装部队撤到了锦州,当即下令整编省警务处所属公安部队,调集全省各县干警补充兵力,重新编成了3个公安骑兵总队,组成了一支重要的抗日武装力量。

    黄显声认为仅靠现有能够集中起来的这些力量,远远不足以抵抗日本侵略者的进攻,因此必须大力发展民众的武装抗日力量。在得到张学良的默许之后,黄显声以省警务处的名义,积极开展组织民众参加抗日义勇军的工作,与各地爱国人士广泛联系。1931年9月27日,东北爱国人士高崇民、阎宝航、王化一、车向忱、卢广绩等人,在北京发起成立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作为该会31名执委之一的黄显声,对抗日救国会的工作予以大力支持。同时部署各地成立武装民团,鼓励和支持退役的及潜回家乡的原东北军官组建抗日义勇军。

    黄显声还制订了民众武装的“编委方案”,方案中对民众抗日武装的组编程序、奖励办法、经费来源等都作了详尽的规定,方案中还规定:凡能举义抗日的民众武装的领导人,均授予一定的军职和军衔,“率武装100人者,以上尉待之”;“率开装骑兵250人或步兵500人以上者,当任为上校营长”;“率武装骑兵500人或步兵1000人以上者,当任上校团长”;“不满100人之部队,当俟与他部队合并,俟达定额后,派委员检阅,然后付给编成费。”同时还计划在辽西组编8万义勇军,后来随着辽西的义勇军广泛兴起,大大超过了原来预想的目标。

    黄显声当即委任项青山为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一路军司令,驻盘山;委任张海天为乐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二路军司令,驻辽中;委任盖中华为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三路军司令,驻台安。

    一时间,各地爱国志士纷纷来到锦州,商讨组建义勇军事宜,黄显声分别给予答复。并根据各地的武装力量的具体情况,分别加以收编和委任,到1931年末,黄显声组织的义勇军已有20多路军,遍及辽宁各地,人数已达四五万人。

    1931年11月,日本关东军集结兵力,准备分别从沈阳、营口、通辽三路同时向锦州进攻。黄显声立刻命令各地抗日义勇军阻击各路入侵之敌。义勇军们充分占据有利地形,给日寇以迎头痛击,打退了敌军的多次进攻。损失惨重的日军不得不暂时放弃进攻锦州的计划。黄显声在战斗结束后,给张学良转救国会的电报中说:“日军西进后,显声所派民团已占领皇姑屯,破坏绕阳桥,令其进退维谷,攻锦之计划第一步失败,扰敌工作异常收效。”并建议救国会“速派人潜往龙江、吉林以及辽宁东边各县,一致扰敌,到处袭击,则日本侵略军疲于奔命,腹背受敌,国家危亡,或能因之稍救于万一。”抗日义勇军的胜利,推动了抗日武装力量的迅速成长。

    苗可秀率铁血军汤沟伏击大捷

    在凤城火车站以南的凤城南山上,有一片松林,在这苍绿中,一座纪念碑巍然耸立在这里,碑的正面刻着“抗日烈士苗可秀同志永垂不朽”几个大字。

    1935年3月,敌人集聚了一个师团近6000人的兵力,扑向三角地区的岫岩一带,“围剿”苗可秀的铁血军。日伪军计划分路包抄,欲把铁血军裹在岫岩一角。

    苗可秀率铁血军避开敌人的主力,沿岫岩、盖平、海城交界一带的山区迂回活动。

    4月21日下午,队伍行进到岫岩北部的汤沟。苗可秀顾不上行军的劳累,到村里小学召集群众开会,宣传抗日救国。他讲得十分生动,群众听得入神。突然南山响起枪声,接着子弹声响个不停,苗可秀率部迅速往北山撤退。不一会儿,敌骑兵200多人闯进汤沟村,见村内没有抗日军,以为被吓跑,当时天色已晚,敌人便就地宿营。

    苗可秀得到情报,知道当天在汤沟的伪军有200名由大石桥守备队西泽中尉率领,分住两个大院。苗可秀决定攻打这支日伪军。

    深夜,铁血军悄悄进入汤沟开始进攻,刘壮飞率领一大队袭击西大院,白君实率二队进攻东大院。刘壮飞首先将敌哨兵击毙,接着枪声大作,敌人不知来了多少抗日军,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刘壮飞心生一计,令战士稍缓攻击,向屋内喊道:“马贼已被我们打跑了,我是奉命来接西泽指导官的,请太君出来吧。”敌人信以为真,西泽从屋内走出还喊着:“我是指导官,我是指导官。”西泽一露头立即被铁血军战士击毙,日军大乱。当前院战斗打响时,住在后院的伪军慌忙起来应战,白君实首先向伪军喊话:“你们若是中国人,赶快逃命,我们是专来打鬼子的。”伪军听到喊话,纷纷逃去,丢下武器。

    此次战斗击毙日军7人,大部分伪军遣散,缴获三八式马枪百余支,手枪4支,机枪2挺。待敌人大批援军赶到时,铁血军早已无影无踪了。

    汤沟一仗,铁血军重创敌军,令日伪军思之胆寒。

    凤城监狱大门被自卫军砸开

    1931年12月26日,这一天并不寻常。它在凤城的历史上,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夜里12点,凤城枪炮炸响,火车站的日本警察署和宪兵分遣队在这突如其来的攻击面前,惊恐失措,衣服也穿不上,枪也找不着,想和外面联系,电话线也被割断。他们只好龟缩在掩体内,几次拼命往外冲,都被打了回去。

    当车站的枪声响起之后,驻在城里的敌守备队西河小队长,一面命令驻车站的自卫团固守还击,一面向鸡冠山守备队和连山关大队部报告紧急情况。这时电话线被割断,他们只好拼死据守。邓铁梅亲自调动人员,以密集的火力向院内开火。在自卫军猛烈的攻击下,守备队只得缩在院内。这样,车站和城内的日伪军便被分割包围起来。

    监狱大门被砸开,“九·一八”事变以来被日伪军逮捕的500名爱国人士被救了出来……清晨4时,搬运战利品的大车驶出县城。

    这是邓铁梅自创建东北民众自卫军以来的首战告捷,三角地带军民无不为此欢欣鼓舞。这一仗打出了东北人的志气,振奋了民族自救、抗日到底的决心。至此,邓铁梅和他率领的东北民众自卫军威名远扬。

    东北抗日义勇军踏遍白山黑水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悍然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1931年9月至1932年3月,日军发动侵占东北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的战争。东三省广大人民群众、边防军和地方武装的爱国官兵,自发组成东北抗日义勇军积极抗击日伪军。

    辽、吉、黑的广阔土地上,到处响起了义勇军抗日的枪声和马蹄声。其中最著名的几支义勇军部队是:辽南邓铁梅领导的东北民众自卫军;辽东唐聚五领导的辽宁民众自卫军;辽西郑桂林、耿继周、苏景阳率领的东北民众义勇军;辽北高文斌组织的抗日义勇军;吉东王德林的抗日救国军。他们与保卫哈尔滨失败后退到三江平原上的原东北军李杜、邢占清、冯占海部组成的吉林自卫军,1932年10月在海拉尔和呼伦贝尔起义的东北军苏炳文、张殿九部一道,组成了东北抗日义勇军的强大阵容。

    在辽宁,抗日义勇军兴起最早,发展很快,斗争也相当活跃。沈阳失陷后不久,在沈阳西部兴城、北镇、黑山、大虎山、锦西等地,义勇军纷纷抗敌,四处主动出击,使日本侵略军昼夜不安,终日疲于奔命。

    东北抗日义勇军,是为保卫民族独立而战的民众抗日武装。它发扬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激发了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有力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气焰,大量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据日伪军方报告记载,自“九·一八”事变到1933年2月,日伪军战死人数为6541名,平均每月“讨伐”抗日力量出动1500次,日军尸体从中国东北经神户运回日本,每月平均50具。日军因此对义勇军进行了疯狂的报复,不幸被俘的义勇军将士几乎都惨遭杀害。

    据统计,到1932年,东北抗日义勇军总人数发展到30万人以上。从辽河两岸到松花江畔,从长白山到兴安岭,整个白山黑水间到处都有抗日义勇军的足迹。他们传奇般的英雄故事,如一曲抗日爱国的壮歌,流传甚广,有口皆碑。

责任编辑:287063400
更多
姓名昵称: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宜春门户站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