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门户站
您现在的位置: 宜春门户站 >> 新闻 >> 军事资讯 >> 军事评论 >> 正文

求爱不遂就可以连杀27刀吗?

来源:不详
2011/7/23 11:00:52



因为同样手段残忍,所以社会舆论很自然的将李昌奎案与药家鑫案进行对比,并将后者称之为“赛家鑫案”,这反映了一种最朴素的公平价值观念:同样事情,应同样对待。而这一最简单、最朴素的公平价值观其实也是最基本的司法原则。英美法系的判例制度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不过,社会舆论将李昌奎案进行对比的时候,大概没想到做出李昌奎案判决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也是遵循着“同样事情同样对待”的原则来行事的:原来在李昌奎案之前,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做出了堪称李昌奎案复制版的赛锐案判决。根据该判决,因为求爱不遂,就对受害人连杀27刀的、被一审法院判处死刑的赛锐,改判死缓。(2011年07月21日云南网:云南现翻版“李昌奎案”:残杀女子后省高院改判死缓,作者:刘玲)

根据上述所引媒体的报道,被害人吴倩21岁,是云南省昭通卫生学校的学生。该生在校期间属于优秀学生的范畴,一直担任班长、学生会成员。学习刻苦努力,每个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吴倩有自己的男朋友,不过一个叫赛锐的人也在一直追求吴倩。2008年6月18日下午,赛锐将吴倩约到咖啡厅,称要做个了断。当吴倩说明不喜欢赛锐后,丧心病狂的赛锐竟对吴倩连刺27刀。尽管期间吴倩抱头哀求,但丝毫没有令赛锐终止自己的罪恶。案件发生后,引起当地社会的极大愤概。昭通卫生学校请求公检法司各职能部门利用法律手段严惩凶,昭通市认识吴倩的700余名老师、学生及吴倩所在村的父老乡亲,也联名写下请愿书。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赛锐“作案手段特别残忍,情节极其恶劣,社会影响极坏,罪行极其严重,依法不应从轻处罚”,判处其死刑。

不过案子到了云南省高院却“峰回路转”:2009年11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鉴于赛锐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本案系情感纠纷、矛盾激化而引发,对赛锐可酌情从轻处罚。由此撤销一审死刑判决,改判死缓。

尽管发生在李昌奎案判决之前大概一年半左右,不过判决的理由却是惊人的相似:自首、情感纠纷。难怪乎网上有人惊呼这是李昌奎案的复制版,不过准确的说,李昌奎案是赛锐案的复制版。

以情感问题作为替犯罪分子开脱的理由,云南省高院的理由大概是最高人民法院2007年9月中旬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刑事审判工作的决定》。这个决定第二条称,。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案发后真诚悔罪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的案件等具有酌定从轻情节的,应慎用死刑立即执行。不过该决定第一条还强调,正确处理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与依法严厉惩罚严重刑事犯罪的关系。充分考虑维护社会稳定的实际需要,充分考虑社会和公众的接受程度,对那些罪行极其严重,性质极其恶劣,社会危害极大,罪证确实充分,必须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坚决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显然对于上述最高院的决定,云南省高院的部分人士进行了“因地制宜”的灵活执行。首先,他们把因婚姻家庭引发的纠纷,扩展到因情感问题,在云南高院的法律人士看来,求爱不遂,也算是情感问题,情感问题也就是婚姻家庭问题。这个逻辑在我听来感觉好怪怪呀!其次,他们忽略了该决定第一条强调“充分考虑社会和公众的接受程度,对那些罪行极其严重,性质极其恶劣,社会危害极大,罪证确实充分,必须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坚决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是把社会公众当成了观念落后的愚民,对于他们的意见可以忽略不计。

尽管赛锐案受害人家属称赛锐家人称可以用钱摆平一位农村姑娘(吴倩家是农村),不过因为证据,我们不好断言该案背后有腐败问题。不过,我很欣赏云南大学法学院教授李维习的观点,李教授认为,如果二审查明的事实和一审没有出入,对性质的认定出现这么重大的偏差,不能简单归咎于业务素质的差距,而是主观导向的问题。

责任编辑:287063400
更多
姓名昵称: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宜春门户站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