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门户站
您现在的位置: 宜春门户站 >> 文化 >> 文史 >> 正文

张作霖以“俄奸”罪名杀李大钊是否证据确凿

来源:不详
2010/8/13 8:16:10



文章摘自《晚清尽头是民国》作者:思公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李大钊

  张作霖是绿林出身的大军阀,李大钊是留日出身的大教授,在风云变幻的1927年,张作霖下令绞死了李大钊。这个历史事件似乎一目了然,历史书上记载也似乎黑白分明,但是如果我们详细观察一下历史的细节和因果,结论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张作霖在杀害李大钊时面临极大压力,而最后下决心判李的死刑,也是认为自己有可依赖的证据。近年关于李大钊之死的档案陆续公开,特别是苏联解体后一些共产国际档案也大批面世,关于那段历史的真面目,已经能大体勾画出来了。

  李大钊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但是李的一个特殊身份长期并没有受到应有的认定,正是他本人在国民党一大上宣布的“本人原为第三国际共产党员”,这不同于中国共产党党员。我们知道,马克思有过一个著名的论断: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个国家取得成功,必须是国际的社会主义运动才能成功。俄国十月革命后,俄共主掌的共产国际推行世界革命和输出革命的政策,但是在德国等欧洲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失败后,开始把目光投向东方,中国共产党正是在李大钊最早与共产国际人员的联系下,共产国际派来特使帮助成立的。而李大钊并没有出现在前台,他实际还有一个共产国际在中国代理人的角色。在中共一大上,对于中共是否成为共产国际领导下的一个支部,陈独秀和国际代表马林发生严重分歧,在翌年的二大上才得以解决。而李大钊一直是以共产国际的立场努力促成此事的。李大钊在北方,更是直接和苏联驻华大使越飞及后任大使、共产国际在华的实际负责人加拉罕联系。李大钊从事的使命,也基本上以共产国际和苏俄国家利益的总战略为目的,比如,他在国共合作的沟通工作,在吴佩孚和冯玉祥等地方军阀与苏俄关系上,一直是重要联系人,他并不单单以共产党代表身份出现,而是以代理苏俄政府和共产国际的身份进行沟通。在共产主义运动中,这种模糊了国家概念的身份很难认定。

  李大钊曾参与了苏俄和吴佩孚直系军阀的秘密谈判,一度使吴转向左倾,但是李大钊最成功的秘密活动是转化冯玉祥支持南方国民政府。冯玉祥和李大钊在辛亥革命期间就曾经合作过,秘密策划反清起义,结下很深友情。苏俄对北方军阀中的冯玉祥部一直抱有期待,主要是因为李大钊的工作。1924年,在直奉军阀大战中,冯在南方国民党和苏俄暗中支持下,突然发动北京政变,掌握了政局,但由于自己力薄势单,请了段祺瑞来临时执政。不过冯还是坚持促成了孙中山北上。当时,苏俄对中国建立红色政权抱有很大期望,并在军事援助上大量投入。苏俄最早授勋的五个元帅,两个相继被派往中国,一个是布留赫尔,即著名的加伦将军,后来北伐战争基本由此人指挥,另一个是叶戈罗夫,以元帅军衔任驻华武官,负责中国北方军事。从1924年起,苏俄军事援助就不断支持冯玉祥,派去军事顾问团,当时邓小平就是以邓希贤的名字被直接从苏联派到冯的部队。而李大钊则是冯和苏俄的最重要的联系人。冯的赤化倾向,引起了北方军阀的一致反对。1926年初,张作霖的奉系和吴佩孚的直系联合起来,驱逐了冯的军队,双方进行大战,而同时国民党也开始北伐,全国进入全面混战。

  1926年4月,张的奉系部队控制北京,成立安国政府,作为与冯玉祥部队和南方国民党政府的重要联系人,以及中国共产党的北方负责人、苏俄共产国际的代理人,李大钊当然是被抓捕的重要对象。李大钊带领全家立刻躲到了东交民巷苏联大使馆内原俄国兵营院内。根据《辛丑条约》,使馆区中国军警不准入内,享有治外法权。以前,康有为、梁启超和后来搞复辟的张勋等,都到那里避过难,从没发生过问题。而这次,李大钊实际是把国民党和共产党在北京的机关一起搬到了苏联使馆,这在国际法上不很占理。这种现象首先引起其他国家驻华使馆的不满和怀疑,日本使馆和法国使馆人员相继发现苏俄使馆军营中国人来往频繁,夜间也经常大声争论,举行会议。他们秘密报告了张作霖的安国政府,很快京师警察厅就派来密探,装作三轮车夫等监视侦查,并跟踪相关人员,不久逮捕了重要嫌疑人李渤海。李渤海是李大钊在北大的学生,1923年入党,任过中共北京市委的宣传部长等职务,李大钊躲进苏联使馆后,他直接负责李大钊和外面的交通联系工作。李渤海在被捕后非常合作,将苏俄军营内部情况全部招供,换来秘密释放。当时南北处于战争状态,李大钊的秘密机关从事大量军事情报工作,并且藏匿了一些军火,而且苏联很深地卷入中国内战,这对北方政权威胁极大。张作霖函商外国领事团,因为苏俄革命后自行废除不平等条约,所以领事团认为苏联使馆不受《辛丑条约》保护,默许张的军警入内缉捕暴乱人员。

  1927年4月6日,京师警察厅派出三百余人,突袭了苏俄使馆军营,李大钊等人显然在没有预防的情况下遭到逮捕。军警共获取七卡车文件档案,里面有大量苏联政府和共产国际对中国各派别的联系证据和指令。后张作霖找人翻译编成《苏联阴谋文证汇编》,主要是“军事秘密之侦探”和“苏俄在华所用经费”两项。其中有:照译1927年1月30日军事会议案笔录;照译1927年1月30日军事会议案笔录;照译苏俄利用冯玉祥计划文报告;照译1927年3月13日军事会议案笔录;北京苏联大使馆会计处致广东军事顾问加伦函……张作霖认为取得了杀李大钊的理由:一、在南北战争期间,李参与了军事谍报工作;二、李与苏联政府勾结参与中国内战的证据;三、李和冯玉祥国民军的秘密关系;四、李作为国民党和共产党北方领导人进行的颠覆政府活动。李大钊在被捕后,对很多实事也供认不讳,“李大钊供词全份”保存在北京市档案馆中。

  李大钊被捕后,由于他是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各方都有营救行动,特别是北洋政府前高级官员,如章士钊、杨度、梁士诒和北大校长等都出面说情,张作霖也犹豫不定。他为此给北方军队前方的重要将领如张学良、张宗昌、孙传芳等六位发电征询意见,除了阎锡山没有回复,其余都主张立即正法。当时报刊也记载前方来电,谓前敌将士因讨赤死者不知若干,今获其党首要,不置诸法,何以激励将士?另有一种说法,南方某重要人物也来电主杀。张作霖绿林出身,对苏联和日本等国本都不买账,他认为李大钊是“俄奸”,在战争状态,更是唯认武力至尊,对前方将领的意见更为重视,所以很快就下令将李大钊等十九名国民党和共产党人员悉数执行死刑。

  李大钊被杀后,张作霖曾将部分在苏联使馆搜查到的文件公开展览,并请中外人士参观,但是张作霖的政权很快倒台,翻译整理出版的《苏联阴谋文证汇编》一书,只印了极少册数,目前已经很难找到。我并没有读过这本书,所以对李大钊的死,还不敢妄下结论。

 

相关阅读

中共创始人李大钊陈独秀未能参加一大真相

   文章摘自 《北伐军兴始末》 作者:刘丕林 出版社:崇文书局

陈独秀

  中共一大的筹备工作由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李达、李汉俊两人完成。7月中旬,设在法租界白尔路389号(今太仓路127号)的博文女校陆续住进了一批教师或学生模样的青年人,他们是以北京大学师生暑期考察团的名义来上海参加这次聚会的。代表们到齐以后,就便在住处开了预备会。

  7月23日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正式开幕。会址设在李汉俊哥哥李书城的住宅。李书城是同盟会的元老、国民党人,此时他带着警卫到湖南去了,李公馆里只剩下他弟弟李汉俊、妻子薛文淑、厨师、姨娘和李汉俊年幼的女儿李声韵。

  中共一大就在李公馆底楼的餐厅里举行。出席者包括上海的李汉俊、李达;北京的张国焘、刘仁静;长沙的毛泽东、何叔衡;武汉的董必武、陈潭秋;济南的王烬美、邓恩铭;广州的陈公博;留日学生周佛海以及陈独秀委派的包惠僧。

  除13名本国代表外,还有两位共产国际的代表:马林和尼克尔斯基。

  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共有15位参加者。

  新中国成立后,在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里,15位参加一大会议者中,14人的履历、照片和人生故事,都介绍得一清二楚,唯有尼克尔斯基,成了一个谜团,几乎无人知晓他的模样、他的故事,以致有俄国历史学者撰文称之为“被遗忘的中共一大参与者”。这块历史的空白,终于2007年秋天填补,俄、蒙两国学者发现了尼克尔斯基的照片和档案。

 

  原来,“尼克尔斯基”是军人出身的弗拉基米尔·涅伊曼·阿勃拉莫维奇的化名。他出生于1889年,1921年成为俄共党员。同年,这位俄国人作为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代表,被郑重委派来华帮助中国建党,并在“一大”有过重要的发言和建议。不幸的是,1938年,他因莫须有的“间谍罪”被捕,很快便在哈巴罗夫斯克被枪决。直到1956年,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才为他平反昭雪。

  在中共“一大”13名中国代表中,湖南籍的有5人、湖北籍的有4人,北大的学生3人(张国焘、刘仁静、陈公博)。后来党史学界与各方经过研讨,依据13名代表在中共历史中的作用进行排名,依次为毛泽东、董必武、陈潭秋、何叔衡、王烬美、邓恩铭、李达、李汉俊、包惠僧、张国焘、陈公博、周佛海。

  中共一大的召开是党的大事,可是为何党的两位最重要的创始人“南陈北李”都没有出席?

  史料记载,当时陈独秀虽然被确定为大会主席,但当时他在广州担任广东大学预科校长,为筹备学校经费而四处奔忙。而李大钊缺席的原因却有多种说法。

  有说法是李大钊并没意识到中共一大的重要性。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一位骨干成员刘仁静在《一大琐忆》中说:“1921年夏天,我们在北京西城为考大学的青年办一个文化补习学校,由邓中夏教国文,张国焘教数理,我教英文。有一天,我们接到上海通知,要我们派两个代表赴沪参加建党会议。”选举时,“我依稀记得,那天李大钊没有出席。当时出席的人都同意派代表赴上海开会,但并没有谁想到是出席一个重大历史意义的会议,也没有谁想争当这个代表。”“我记得会上没有选李大钊。”“既然会议不是很重要就没有必要去惊动李大钊这个小组的重要人物,因为李大钊要利用假期时间忙于索薪斗争这样的大事。”

 

  1922年1月12日,由于资本家拒绝答应增加工人工资等要求,香港两万多名海员在中华海员工会领导下,举行大罢工。香港当局下令封闭海员工会,更激起中国工人的反抗。2月底香港全体工人举行总同盟罢工,罢工工人达十万人。港英当局大为恐慌,调集大批军警镇压罢工工人。当罢工工人步行回广州路经沙田时,英国军警开枪扫射,制造了死6人、伤数百人的沙田惨案。此后,海员工人的罢工斗争更加激烈。这次罢工得到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广州政府和全国工人的支援。京汉铁路火车上竖起“援助香港海员”的大旗,飘扬在北京、汉口之间。罢工坚持了56天,终于迫使港英当局取消封闭工会的命令,答应增加工资15%~30%,斗争取得了胜利。以此为起点,全国工人运动蓬勃开展起来。

  为了适应工人运动高涨形势的需要,共产党通过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发起,于1922年五一节,在广州召开了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到会代表162人,代表者12个城市的100多个工会,30多万会员。大会接受了共产党提出的“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的口号,通过了《罢工援助》、《全国总工会组织原则》等决议案,决定全国总工会成立前,以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为全国总通讯处。这次大会实际上承认了共产党是全国工人运动的领导者,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有指挥全国工人运动的权力。这次大会促进了中国工人阶级的团结,推动了工人运动的发展。当时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的负责人为张国焘、邓中夏、张太雷、罗章龙等人。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湖南共产党组织的创始人毛泽东任中共湘区(包括江西安源地区)委员会书记,兼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主任。他在湖南地区建立了20多个工会,组织的工人达4万余人,先后举行了著名的安源路矿工人、长沙泥木工人、粤汉铁路长沙工人、常宁水口山矿工等10余次罢工斗争,在斗争胜利的基础上成立了湖南全省工团联合会,毛泽东任总干事。

 

责任编辑:admin
姓名昵称: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宜春门户站

资讯